今天下午,我老爸突然說:「晚上帶你去吃台北第一家西餐廳」既然他自己提了,那我當然好啊!晚上六點不到,我們就騎車出發了。「明明地圖上看起來很近,怎麼花這麼久?」我爸說。大概是碰到所謂放學下班的尖峰時刻?

這是一個很難停車的地方,最近的捷運站是雙連。照片是手機拍的,不是很清晰。右邊閃亮的招牌就是老店「波麗路」,連招牌都非常老式,雖然不是很有歲月的痕跡,但可以看出他們想要保持以往的風格。左邊閃亮的招牌是新店「波麗路」,好像是分家吧?有官方網站的是新店,兩店菜單似乎有些許不同。總之我們去的是老店。

店裡前半部的裝潢非常像旅館大廳,牆壁地板都是深色。我們選擇了一樓裡面,比較明亮的座位。店內以沙發座椅為主,沙發跟桌子(也許該叫它茶几?)都很窄小,一邊坐一個人還算寬敞舒服,但做四人就擠到沒地方放手了。而且桌椅都很矮,我覺得整個人半趴著吃飯有點辛苦,膝蓋不適很舒服。也許應該選旁邊像是簡餐店的儉樸桌椅。

我很讚賞今天的涼開水。我其實是不喝白開水的人,總覺得常溫的水潤潤的很噁心。今天的開水溫度大概在10度上下?喝起來是涼透的,但又不會冰到杯子拼命滴水珠。店內是比外面暖一些的,所以我想這開水應該不是「常溫」。不過..冬天說這也不準。

菜單內頁看起來蠻新的,第一頁還有歷史介紹,原來他們是做法式料理起家的(當然整體口味改的很台式)菜單有好幾頁,主菜種類非常豐富,只是他完全沒有寫清楚什麼餐的內容是什麼,如果沒有先做功課,就只能碰運氣了。我爸點的是招牌「鴨子飯」($280)。我則點了一個連照片也沒有的「快餐」($300? 直覺是像麥兜裡面說「快餐就是午餐囉」的東西)聽服務生說是有飯有湯有豬有魚的套餐。

首先上來的是我爸的鴨子飯,以及我的白飯和濃湯。濃湯真的超多啊!要是先喝完大概就吃不下主餐了吧?湯喝起來起來沒什麼奶味,濃稠感主要來自裡面很多碎碎泥泥的蔬菜,相當有飽足感。不過在主菜前增加無謂的飽足感似乎不太明智,而且湯好燙啊!所以我就像中餐一樣留到後頭喝。白飯有點黏,很適合配西餐,旁邊附了一小撮很台的泡菜,頗脆、微酸,而且還散發出一股不知道是什麼的微妙香味,很像清潔用品會用的人工香精。

我爸點的鴨子飯裝在雙層盒子裡,上層是鴨子盤,下層是飯盒。服務生上菜時會幫忙展開。不過大大的盆子裡只有中間裝了一山飯和一撮泡菜,看起來很空虛。一整個很像家人外送的便當。鴨肉的湯汁算是清淡口味,鴨肉雖然沒有入口及化,但還是很鬆軟,難怪沒有附刀子。

我的主菜也在不久後端上來了。有淋著奶油醬(不是咖哩)的肉塊、炸蝦、炸魚、底下墊著奶油通心粉、一球洋芋沙拉、切片蕃茄。我最喜歡這種什麼都來一點的綜合套餐了!淋在肉上的醬汁雖然看起來黃的很豔,不過它就只是很台的燴料汁,顏色可能是來自蛋黃吧?我還特地比對了一下,跟濃湯是不一樣的東西,不過吃起來超像的,味道不重。但這肉很妙..也是纖維很散,叉子一戳就一條條散開來。我爸說吃起來像雞肉,但我覺得味道像牛肉?可能是土雞吧??總之是紅肉。炸蝦炸魚都很酥,蝦吃起來很像摩斯漢堡的蝴蝶蝦,沒有什麼肉的感覺。魚肉很鬆,入口時也是幾乎只有麵衣的口感。奶油通心粉略甜不鹹,但洋芋沙拉很甜,適合配飯或當沾醬吃。

飯後有水果和飲料。不酸也不太甜,很普通的柳丁。因為天氣很冷,我們都點熱飲。較遠的是我爸的咖啡,右邊較近的是我的紅茶。很小杯,難道是義式風格?不知道可不可以續。紅茶泡得很濃,而且不苦。可以做成很好喝的奶茶。奶精很濃,滴在湯匙上會形成非常立體圓潤的奶珠。糖是粗顆粒黑糖,一定要趁熱先加!不然就溶不掉了(只好學我把糖含在嘴裡,再喝茶)糖罐很有趣,提把一傾斜,就會把蓋子拉開。

這裡的餐具大多是金屬製的,可以體會早期「耐用第一」的感覺,但也不免感到冰冷。整體上調味都偏淡,不適合配飯吃。不過火侯挺不錯,口感不差。這種品質配上這種價位實在不會想常來。如果只是想體驗古早「台式西餐」的風情,推薦點$600的「A餐」,什麼都有一點,份量很多,可能要兩人分食才能吃完。

因為我爸晚上有事,這餐我吃的蠻趕的,所以不是很盡興。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明明趕時間,還要吃這麼麻煩的東西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帕霏 的頭像
帕霏

Parfait's Note / 帕緋筆記

帕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